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碼
 注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查看: 1015|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職教軼事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20-6-12 06:35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職教軼事(上)



        1
    有的地方禁止攝影,說是秘境絕地。有的地方無人觀光,因是藏尸荒原。
    秘境懶得探究,荒原未必定論。
    今天要闡述的地方,曾經的墓地,今日的校園。在近四十年的變遷中慢慢走進人們的視野;也將在未來的歲月里,譜寫神圣而壯美的歷史新篇。
    她——就是我一生從事職業教育的地方,一個讓我從黑頭少年成了白發老朽的熱土,一個始終讓我矢志不渝的圣地。即使不遠的前行中,不得不離開,也將是我魂牽夢繞的故園,難以剝離內心深處對她熾熱的久久的懷戀。
    她——三易其名,起初名為“巍山農業技術中學”,之后叫“巍山職業技術中學”,最終定名“巍山職業高級中學”。名稱的變更,是職業教育發展里程的縮影,是職業教育辦學思想的定位,是職業教育艱苦創業的軌跡。
    2
    一九八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分配到名為“巍山縣農業技術中學”的職業學校。
    帶著行李,坐小馬車從老家出發,來到單位報道。那時正值假期,校園里沒有學生,只有幾家常駐的教師留校。
    一戶是新婚的劉家進老師和妻子童秀玲老師,一戶是有女兒的陳萬斌老師和杜清華老師,一戶是家在城南偶爾住在單位也有一女的王家俊老師和朱紹華老師,還有一位姓艾的守校老人,我叫他艾大爹。
    大家知道我是新來的老師,十分客氣的在王家俊老師的辦公室里休息。交流中,知道王家俊是我父親早年所教的學生,所以特別關心我。
    學校副校長范存志同志安排了宿舍。這是教師辦公室兼住房的兩層土木結構的坐西朝東的一共六間屋子中的第二間屋子。每間房子都一樣的格式,前面有窗子和入室木門,西側也有窗子,進身較長,兩邊白墻,采光較好。
    推開門板,大家七手八腳忙碌起來,把屋內堆放的木炭搬到北邊的雜物平房內。不一會兒功夫,就把房間收拾干凈。我用水沖洗地面,室內露出灰色的水泥平面。又從雜物屋內搬來了木制的床頭、床板、辦公桌椅,鋪開行李,我就擁有了簡易的居所。
    回頭四處走動,查看校園,緊鄰雜物平房的西側亦是四間小平房,兩間為陳萬斌家居住,另外兩間是艾大爹所用。雜物平房的東端還有一間小屋,記得是叫張世俊的后勤老師辦公。視線之下,就是一個兩米左右的池子,供師生平時的生活用水。水池南面有牛毛氈的一片廈,為學生就餐的食堂。食堂與教師宿舍相對處,分離出一塊空地,邊緣種植了修剪后的矮桿冬青樹,成為師生休息的場所。
    3
    教師住宿樓的西南,一溝相隔,就是當時唯一的鋼混建筑的教學大樓。
    大樓共三層,中央為寬大的辦公室,其中的二層就是教師開會的地方,兩邊各連接兩個教室。當時的整體一層樓房,租給了建設五里坡銻粉化工廠的來自昆明的工人居住。二樓的北側是女生宿舍,二樓的南側為男生宿舍。三樓為正常教學的教室。
    教學大樓前面是水泥空地,為學生“兩操”活動的場所。大樓后面有兩片草地,緊鄰大樓的較平整,西側邊緣生長了一排高大的藍桉樹。草地上安置了體育課使用的單桿和雙桿,頂部固定在藍桉分枝上的爬桿和一個跳遠用的沙坑。而下片為四畝左右的斜坡地,后來改造成三塊長形田塊,作為農學類學生的實習基地。環繞田塊四周的空地,平整后做了學生鍛煉的跑道。
    而教師宿舍西面和教學大樓北面就是沒有鋪水泥的操場,兩頭有簡易的籃球架,鋼架基部用幾塊大石頭固定。北側的籃球架后面,與艾大爹居所緊連的西側處,建有公共廁所。
    4
    學校沒有圍墻,十分空曠。幾座分散的沒有遷出的墳墓,孤零零地躲在雜草叢中。學校也沒有大門,進校處有一條深溝,為南面涵泥塘引水的通道。深溝上面搭了木頭,鋪了土,兩邊也沒有欄桿,我們就這樣與外部連通一切。
    記得后來有一位學生的家長,估計是學生的姐姐吧。騎著自行車轉彎駛上橋面,由于砂石摩擦出了故障,單車和人摔下淤積惡臭泥漿的深溝。剛好學校范副校長經過,把小女子從溝里拉起來。查看對方的傷情時,輕輕提起耳緣,發生耳根產生裂縫透光。只好告訴對方快到醫院縫合治療。
    入校后是石子路,經一段直路直接到達教學大樓南邊的水泥地。直路中段向北拐彎又引出一條直路,通向了教師宿舍區。校外的深溝有一個進水口,劈開一條水溝,經過校內灌溉校園下面的小后廠村民的農田。現在還一直使用,僅僅是進行了三面光處理,上面加蓋了水泥板。不注意細看的人,也忘記了它的存在。
    那時很舒坦的地方,就是教師宿舍南側溝邊的草坪。常年綠茵茵的,溝邊長著幾株柳樹。那些翠綠的柳絮在風中起舞,感覺特別的暖心。常常坐在草坪上,度過夕陽西下的輕松時光。
    5
    后來我從朱老師那里知道,他們夫婦是一九八三年初從縣畜牧局抽調這里籌建學校的。
    在進行教學大樓的施工中,以及其他平房的建造時,這里墳丘遍野。政府要求系馬樁村人遷出自己的祖墳,他們來到墓地,僅僅指點墓穴的位置,沒有遷出的意向。學校只好請人挖掘,朱老師提著蛇皮袋,戴上手套,檢出各類白骨。
    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那些墓穴開挖中,不僅僅是一層墓穴,下面還有方向不同的棺木深埋,沒完沒了。上級領導和當時下派的戴永和校長與施工隊共同商議,決定不再深挖,而是采取了能夠承擔三層大樓負荷的深度建筑基礎。
    系馬樁的村民看到堆積的白骨,于操場一角集中燒毀,也在操場上舉行了祭祖儀式和就地宴席。后來的清明節,學校的土操場,數年都是系馬樁村民祭祀點。
    6
    一九八三年底教學大樓竣工,學校首次招生。
    于是,一九八四年,招收了第一屆一年制畜牧獸醫班,不分年齡大小,學員涵蓋了全縣各個鄉鎮,共五十七名。后來我整理師生檔案的時候,發現那些學生中,有的學生比王家俊老師還長幾歲。
    有一次與王老師時遇上城南外的一個學生,就是其中之一的大齡者,他倆微笑著敘說某些疑難病例,感覺十分的謙虛,也深深地感到技能的重要。
    一九八五年九月,按照常規,有錄取分數線的前提下,招生第二屆三年制獸醫班;我到校后的九月,第一屆農學班招生。
    學校需要綠化,一九九八年九月,邀請了林業局的專家李多聞老師到校指導,他建議校園的南側和西側種植果樹。于是由校內蘇麗華教師具體指導新老師生,在開學后就忙碌起來,分班組織挖種植坑。而我在當月的四號,由李老師電話聯系后,安排到昆明大板橋園藝場購買了五個品種上百株梨苗,七號返回單位。大家沒有喘息的機會,馬上按照梨樹屬于異花授粉才能結果的特點,栽培同類品種五株后間種一株其它品種的梨苗,依次完成栽培工作。
    種植梨苗的外側,剛好修建了圍墻。但沒有過去多久,就被小后廠村民挖倒,說占用了他們的地面。此事驚動了政府,上級牽頭,幾經調和,再次筑墻,就有了保留至今的外墻。當然,西南角外部曾有一塊地,在調解中歸小后廠村社管理。
    學校入校的土木橋,澆筑成水泥路,而且第一次建筑了校園的簡易鐵質大門。
    7
    一九八九年初夏,雨水來臨前。
    按照教師和男生挖三個坑、女生一個坑的任務,把入校后呈丁字形的所有直路兩邊移植柏樹苗。由于沒有肥料,當時請城里的垃圾清理站,拉來了很多很多的垃圾。師生把這些廢物填充坑內,加入有效的活土,扶直柏樹苗,再填實生土,夯實后進一步澆水。
    不料氣候炎熱,那些廢料中聚集有害細菌和微生物,竟然使全校師生染上了皮膚病。單位不得不請來防疫站的醫護人員,在學校里熬大鍋藥,同時發放硫磺軟膏,治愈其癢無比且流著黃液的全身水泡。
    其中,陳建平老師因全程負責植樹工作,所以感染最嚴重。奇癢難耐時,偶爾只好喊我到他的宿舍內,關上木門,幫他涂擦硫磺軟膏,以緩解背部皮膚的痛癢。
    接下來,在師生共同努力下,也把教學大樓前與直路的空地整理平坦,栽培了橘子。校門入口的空地上栽培了嫁接好的蜜桃。
    不管怎樣艱辛,校園里生機盎然。夏天,綠樹碧翠,桃花夭夭。秋天,滿園清新,果實飄香。
    也在不久,學校建設了新餐廳,一層為學生就餐之所,二層為教師宿舍,我也搬入新的房間。
    后來學校建蓋教師宿舍樓,現在還在使用。這棟樓三層,二層和三層滿足了當時教師用房,一層作為教師辦公室。且在教師宿舍樓東側,搭建了石棉瓦的教師家庭所需的廚房。
    8
    那時,實習很多,不僅在校內進行,也到校外實踐。
    其中,農學類專業由我和陳建平老師負責,校外實習到柏枝樹村參與烤煙育苗到烘烤的一系列實作,到附近的村里帶著學生進行水稻寬窄行科學移栽,也到全省薪火計劃帶頭人的二臺新村吳發亮那里參觀,學習發家致富的好作坊。
    校內將大樓后面的第二臺地面整理為三片地,組織學生進行各類農作物種植,如玉米的定向密植,小麥的品比實驗,辣椒和冬瓜的種植工作。
    校內實作沒有水源,加之巍山冬春干旱的氣候特征,所以小春時節是否滿足水分要求,是制約作物生長發育的關鍵因素。查看了附近水源,發現系馬樁河道終年有潺潺的溪流。
    于是,我與幾個男生到河岸中,堵截水流。讓水引進中溝內,繼續南流至校門的進水口,進一步將水流順著小溝抵達教師宿舍樓旁,再堵截后流入已播種的三塊田內進行灌溉。由于路途較遠,水分在流經的小溝中滲漏太多,要完成三畝多的農田灌溉水量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往往需要幾天的堅守,幾天的排查,才能達到目的。
    這個過程中,稍不留心,就被附近的村民要么從河道里一次性中斷水源,要么在中途的下水道上挖口子流入下面的田間,要么在校門口輕輕撈一鋤水就流入涵泥潭。可以說是防不勝防,只能白天黑夜地交叉巡視。
    艱苦的勞作,知道要學生掌握一技之長,需多方位付出,而且義無反顧。
    9
    獸醫專業,由王家俊和陳萬斌兩位老師負責,校內的實習基本上是附近農戶牽著生病的牲畜,直接找獸醫老師完成。
    校外主要為課余時間,老師出診帶上學生,走訪農戶家落實。統一行動的教學活動,主要是到巍寶山進行為時一周的中草藥識別和采挖。時間選擇在夏季,居住點文昌宮。同期趕上去一頭牛或豬,進行解剖實作,也解決滯留山中所需肉類。
    記得有一年獸醫班到山中實習,遇上連續幾天下雨的麻煩事。當時,一切生活用品都是從城里購買后用車拉上去,接著師生到山門口人工或背或扛到達文昌宮。那時這段鼓起的小山,沒有現在華麗的石板臺階,而是光滑的黃泥小道。師生淋著雨,使勁地拿著那些糧食和蔬菜以及各類實習補充材料,艱難地一步一步前行。
    不知摔了幾跤,但始終保護好攜帶的物品。細雨中,跌跌撞撞,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到了宮內,每個人仿佛經歷了一場鏖戰。那是力量的比拼,那是毅力的鍛造,那是精神的凝煉。
    雨季,山中氣溫驟降。穿著外衣,還是抑制不住咬緊牙關,抵御寒冷。夜里和衣入睡,到了后半夜,常常被凍醒。只能睡個懵松覺,等待天明。到時聚集在廚房邊,烤烤火,解除冰冷的切膚不適之寒。
    不論是農學專業,還是獸醫專業,各類實習,每年都沒有中斷國,堅持不懈。
    10
    學校專業設置,主要是服務當地,培養具有一技之長的新型勞動者和服務型人才。
    除獸醫專業、農學專業外,增加了果樹栽培專業、林學專業、煙草栽培專業、林牧專業、農牧專業、農經專業等傳統專業。隨著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發展,又設置了新的專業。如后來招生了預備役專業,目的是為學生參軍奠定快捷的途徑。設置了藥劑專業,主要滿足大理州中藥制藥廠,急需懂得一定醫學知識的工人。設置了水電專業,定向招生全縣電力系統和水利系統的老職工的子女,就近就業。也設置了會計專業、公關與秘書專業等。
    此時辦學性質進行了第一次飛躍,稱謂由上級定性而全國統一更變。原來名為“巍山縣農業技術中學”更名為“巍山縣職業技術中學”。單位也第一次由主管部門下派了正式的校長——胡鎮珊同志。
    為了響應教育部李鐵映部長提出的“職業技術的主要領導,應該是學校的校長,也應該是公司的老板”的辦學新思路。于是,胡校長引進了四川人負責的工藝,成立了化工廠,錄用了一百零八名學員。且廠方提供了加工的機器,購進了高嶺土和氮磷鉀化肥。校內鏟除了蜜桃園,作為化工廠的車間。當時,直接管理的廠長姓魏,常規管理者姓賈,兩人都是四川人。被錄用的學員交給他們保證金,每天進行軍事化的訓練和學習。可以說,列隊整齊,喊聲沖天。
    11
    看到此景此情,知情者曾幾次與胡校長交流。說這樣的行為太冒險,單位不宜插手,也不能投入資金,僅采取收取租金和學生實習之用最妥當。但胡校長在教職工例會上進行了反駁,說三回不過羊屎橋,就此打住!
    我也有疑慮,因魏廠長說,要配置“N-P-K為15-15-15”的混合化肥。但我知道制約因素是P,他們購買的磷肥不是特級磷肥,而是通用磷肥。這樣即使全部用現成的化肥配制,也只能生產出“11-11-11”的混合肥。若再添加高嶺土作為填充劑,那生產出來的混合肥,基本上是坑農的商品。然而,我無法說,因為沒有幾人懂得相關的肥料知識。
    熱火朝天數月,魏廠長和賈管家,攜帶了單位給予他們外出訂貨的路費幾萬元,先后跑了,再也不見蹤影。學校內留下了曾經估價數十萬元實為幾萬元的機器,當做費鐵被有關部門拍賣。積壓在教學大樓一層南側教室內的高嶺土和化肥,也被上級出售處理掉。但教學大樓因這些物品的堆放而下陷,形成危房。那些學員很長一段時間到校索要保證金,因找不到魏廠長和賈管家,也慢慢地失去了信心,自嘲上當受騙罷了。
    這件事,到了一九九六年八月底畫上了句號。上級主管部門免去了主要領導兩人的職務(某個層面講,他們是政治犧牲品,我依然尊重兩位領導),辦廠時與農行借貸投資廠方的數十萬資金,也被政府內銷處理。
    而此時的學校聲譽跌入低谷,社會一片嘩然。工作在職業技術中學的教師,成為被鄙視的對象。
    12
    可謂禍不單行,壞事成雙。
    調入單位的新校長,他安排有關技術人員,折除了教學大樓南側一個教室位置的危房。請來推土機,師生共同勞動后,把教學大樓后面的三塊實作田推平。同時,籌備上級大項資金支持建蓋教學大樓(現在繼續使用的進校可見第一棟老樓)的前期準備工作。
    但他僅僅工作了一個學期,即一九九六年九月一日入校統管學校一切工作,到了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兩點召開教師例會結束就畫上了句號。學期結束會后的晚上十點左右,新校長葛家文同志因私交不慎被害,時年四十八歲,訃告上落筆五十二歲。其妻也在同年六月五日自殺身亡,留下一個孤兒,寄養到昆明其妻的姐姐家生活學習。
    想起葛校長遇害的那天晚上,我剛好抱著女兒從外面回校。開小門鎖的當兒,一輛大貨車行進到校門口,開車司機(后來知道就是傷害校長的兇手)對我喊,葛校長遇上車禍。我到駕駛室一側的玻璃窗前凝望,發現燈光下,校長臉色蒼白,口里發出細微的“嗯——嗯”的聲音。我馬上叫司機送縣醫院搶救,轉身把女兒交給妻子。跑步到教師宿舍樓前大喊,告訴大家校長出事了。大家匆匆起床,騎自行車奔向醫院。同時敲響住在大門口路東面的劉美志家的店鋪,請他開車送走路的教師趕往縣城。
    當我們來到縣醫院時,醫生進行搶救。可因失血太多,救治無效離世。當晚,遺體放在停尸房里,我、陳萬斌、陳建平、楊志明等四位老師在停尸間守護。
    深夜,找來木柴,燃燒取暖。特殊的環境,看到尸體頭部點燃的蠟燭一閃一閃的散發淡藍的燭光,或蠟燭忽然被清風吹滅,準備再次點燃蠟燭的時刻,各自的心理壓力很大。大家不敢出聲,脊梁骨都在冒汗,只等待天明。
    喪事在全體老師和家屬及親朋好友的操辦下完成,葛校長的靈柩送上了東山的腹地。從此,一條鮮活的生命失去了身影。此乃人生宿命,誰也難以預測,誰也不愿多議,唯有深深的惋惜,默默的嘆息!
    此時,單位走入S曲線的最低點,四面楚歌。面對難堪的局面,大家沉住氣,咬緊牙,務必掃盡沉沉陰霾,走出幽幽低谷,迎接涅槃重生的新天地。
    13
    轉眼我在學校工作已十個春秋,那是自強奮發的十年。
    學校一直沒有電腦,各類資料的制作,多是用復印紙書寫或篆刻蠟紙自己油印完成。特別是期中考試和期末考試,都是老師自己親自動手完成業務工作。因此,平時強化了“三筆字”基本功。
    基于上級文件要求,學校教師務必實現“三化”,即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達標。所以幾位在職教師積極參加了省內各大學招考的假期函授學習。我也前后參加了云南農大和云南師大的函授學習,學歷終于達標。另外,我分到學校時,只有自己是正式黨員。到了后來部分教師積極入黨,也有部分黨員教師入校工作,學校組建了黨支部。學校還成立了校團委、工會組織、教導處等行使基本功能的相關部門。
    學生中,積極參與限額的“3+1”考試,前后有獸醫專業和農學專業的學生參加了省級單獨組織的命題考試,多被擇優錄取,經過一年的強化學習和技能訓練,走上了初中部“職業班”的教學崗位。他們以此作為跳板,少數幾位學生入圍科級干部的競爭平臺。
    14
    承擔教學管理工作之后,看到辦公室的數個文件柜里,密密麻麻放置各類牛皮紙袋子,歪歪斜斜地看不出什么類別,更不清楚袋子內有什么內容。
    生活中我最討厭的事情,就是雜亂無章。沒有選擇,也不可能回避。只好在正常開展管理業務之余,下決心整理這些資料。在查看袋里內容的前提下,將袋子分成大類,別用鉛筆注明時間和簡易名目。依次為上級文件,校內制度,教師資料,學生資料等。大項歸類結束,把每個大類碼起來。
    接下來推出某個大類,平鋪地上。如上級文件,則按照年、月、日調整順序。以年份為單位,進一步細化,取出袋內資料,裝訂成冊;并把內容名目做上目錄,放在裝訂的年度資料的首頁。把縣教育局檔案室淘汰不要的硬面殼子,收集起來,作為校內整理后每類資料的封面,添加對應名稱后,再放入文件柜里。
    教師的業務資料,根據姓名,資料上交時間前后,按年份集中,依次裝訂成冊。僅教師資料的整理,幾乎花費半年時間,終于見到易找易查,目錄清楚,資料對應,便于翻閱的成品。也將教師受到各類表彰的資料進行了歸類。
    就學生資料而言,一是歸類學生入校時班級的花名冊,二是歸類班級學生的學籍卡,三是畢業班的花名冊,四是畢業生領取《畢業證書》的領證簽名,五是每年學校進行表彰或處分的學生名冊,六是學生中途退學的資料,七是中途轉入學校學習的學生資料,八是每學期組織考試的安排表,九是各類外出實習的系列工作安排資料,十是學生頂崗實習的存根等等。這些資料的細化分化歸類及裝訂成冊,也花了一個學期的業余時間。
    當然,我也從大表冊上,知道專業設置的情況,學生每年的招生名額及總的招生人數,以及班級數量與后期編排班級時在括號內注明第幾號,同時也清楚畢業班數量、畢業生人數、班級具體人數等。
    如此,后來的教育教學管理中,我可以輕松地去面對突發的事件。如某某領導到校檢查,需要什么資料,或部門急需某個文件,或某個學生參軍需要出具校內的基本資料等,我可以分分鐘索取,不會耽誤他人,也不會影響自己的情緒。
    雖勞苦,但心里踏實,更有時間和精力思考問題。
    15
    即使單位處于最低谷的一九九七年七月,由我牽頭,王家俊老師協作。對畢業班的學生進行“雙向選擇”外出就業的宣傳,贏得了家長積極支持和響應。同月第一次讓學生走出巍山,走向都市。學生到了昆明地區,踏上了人生旅途的新征程。他們分別安排到海埂省屬老干部療養院從事護理工作,斗南鮮花種植基地上班,五華區黃土坡畜禽養殖基地定崗實習等。
    幾年過去,再次跟蹤調查學生就業的基本情況時,我和劉校長先后到了幾個單位,自己幾乎認不出這些我親自護送外出打拼的孩子。其中在療養院工作的男女學生,禮儀禮節到位,儀容儀表得體,普通話流暢。特別是男孩子經淡妝后,很難辨識出原來他們是那些山溝溝里走出來的完全脫變為都市藍領的佼佼者。
    到了陸良養殖基地,與廠方的交流中,知道兩年過去的學生,如今已是廠方的技術骨干,獨當一面。與同級學校比較,我們送入的學生是其他職業技術學校送入的學生難以超越的核心力量。那天,在答謝校方的宴席上,廠方領導與校長大杯喝酒,一醉方休。有一種久逢知己,暢快人生的自豪感。我們是在醉意中離開,送別的學生依依不舍,含淚揮手。
    劉校長理解了我的辛勞,帶著我到有關的名勝觀光減壓,也在后來的工作中進行了調整。



評分

參與人數 1威望 +2 坊幣 +2 收起 理由
hutulaoma + 2 + 2 贊一個!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推薦
 樓主| 發表于 2020-6-13 13:12 | 只看該作者
hutulaoma 發表于 2020-6-13 08:11
拜讀了,學習中,向職教教師致敬!

謝謝關注!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2#
發表于 2020-6-13 08:11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hutulaoma 于 2020-6-13 16:16 編輯

拜讀了,學習中,向職教教師致敬!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3#
 樓主| 發表于 2020-6-13 13:12 | 只看該作者
很抱歉,第6節中“學校需要綠化,一九九八年九月,邀請了林業局的專家李多聞老師到校指導”的時間應為“一九八八年”。煩勞版主修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5#
發表于 2020-6-17 08:28 | 只看該作者

老師別客氣!
下午好!天天開心,萬事如意!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新聞爆料熱線: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機彩信爆料請發內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請發內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區 滇ICP備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經金碧坊社區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舉報投訴|手機版| 金碧坊用戶須知     

不良信息報警    云南網監    網站備案 誠信站點認證

GMT, 2020-7-13 15:56 , Processed in 0.04124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頂部 吃鸡手游刺激战场下载 黑龙江风采36选7 快3开奖内蒙古结果 广东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p2c投资理财平台 汇添富移动互联股票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 北京快乐8在线网页计划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 5分快3合法吗 短线股票推荐博客 怎样购买融资的股票 股票分析中国银行-历史交易数据-收盘价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助手 股票配资平台无法出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今天为什么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