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碼
 注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查看: 876|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轉載] 服完6年刑當天又被捕 云南最年輕州委書記為何原案再審?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20-6-16 00:59 |只看該作者 |倒序瀏覽
本帖最后由 緣元圓 于 2020-6-16 01:05 編輯

服完6年刑當天又被捕,云南最年輕州委書記為何原案再審?


記者 胡磊 發自云南昆明 編輯 劉洲

2020年4月18日,云南省交通廳原廳長、黨組書記楊光成在鐵窗中度過6年之后,原定在這一天刑滿出獄。他的家人和朋友前往監獄外迎接,但等來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張逮捕通知書——因涉嫌受賄、非法持有私藏彈藥罪,楊光成再次被逮捕。

2020年4月29日,即楊光成出獄再次被捕11天后,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決定,稱該院院長發現2017年2月判決的楊光成受賄、挪用公款一案,“在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決定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再審。




2020年4月18日,原本當日刑滿出獄的楊光成再次被昆明檢方逮捕。/受訪者供圖

楊光成41歲當上云南最年輕的市州一把手后,在廳級官員職級上停滯了23年,成為云南官場“怨官”的典型。因為修建云南出省交通動脈石鎖高速,楊光成被舉報挪用公款、受賄。云南省交通廳原廳長楊光成,因為受賄、挪用公款罪被判入獄服刑6年。出獄當天,楊光成為何會再次被逮捕?服刑完畢的受賄、挪用公款案,為何會以“院長發現確有錯誤”為由進行再審?

6月9日,楊光成家屬接受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采訪時表示,云南省高院再審楊光成案、昆明檢方追訴楊光成“漏罪”案,“估計與云南當地推動肅清秦光榮流毒有密切聯系。”





楊光成擔任大理市委書記時的合法持槍證。/受訪者供圖

1 最年輕的州委書記

2014年4月15日,云南省紀委發布消息,云南省交通廳時任黨組書記楊光成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對其立案調查,并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根據官方公布的簡歷,楊光成是云南省賓川縣人,1978年大學畢業后回到老家,在賓川縣計委工作,后擔任賓川縣縣長。1988年,33歲的楊光成出任賓川縣委書記,擁有大學文憑的楊光成進入了仕途快車道。

賓川縣隸屬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上世紀80年代,當地經濟較為落后,楊光成在賓川工作期間,展現了較強的工作能力,得到了當時云南省委主要領導的賞識。

賓川縣當地退休干部曾向媒體介紹,楊光成在縣委書記任上,有一天在賓川縣的烤煙地里指導工作。云南省委主要領導乘車經過賓川,看到公路兩邊的烤煙長勢喜人,于是專門下車通知楊光成前來匯報工作。不曾想正在附近的楊光成,穿著一雙沾滿泥土的鞋子就跑過來,匯報起工作。對于楊光成匯報的工作,時任云南省委主要領導十分滿意。看到30多歲的縣委書記如此認真負責、深入一線工作,省委領導當場提出表揚。

楊光成在田地里偶遇省委領導之后不久,1990年2月,楊光成便離開賓川老家,前往州府大理,出任大理州委常委、大理市委書記。一年之后的1991年4月,楊光成又被調往昆明,擔任共青團云南省委書記。

這一年,楊光成36歲,正式成為正廳級官員。

5年之后,楊光成再次調動,出任云南紅河州州委書記。41歲的他,成為當時云南最年輕的市州黨委一把手。

近日,云南省組織系統的一位資深干部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楊光成36歲升正廳、41歲轉任市州一把手,這在當年的云南官場并不多見,“加上他還是少數民族干部,他的前途當時大家都還是很看好的。”

對于楊光成搭上官場順風車,云南官場還流傳著另一種說法:當年在烤煙田里偶遇了楊光成的云南省委主要領導,離開云南時專門“叮囑”繼任省委書記,“希望多用楊光成這樣的年輕干部”,繼任書記正是聽了“建議”,才破例直接讓楊光成擔任市州一把手。

繼任的云南省委書記,就是后來外逃的高嚴。此后變動頗多的云南官場,也讓最年輕的市州一把手楊光成原地踏步,直到臨近退休。

2 原地踏步23年

1996年開始,楊光成在紅河州開始了6年的一把手經歷。近日,紅河州當地政界人士接受上游新聞記者采訪時,均對這位20多年前的州委書記沒有太多印象。媒體報道楊光成這一階段時,都用上了“無為而治”這個詞。

2001年,白恩培開始擔任云南省委書記,開始了十年的治滇生涯。作為白恩培大范圍人事調整的一部分,楊光成離開紅河,回到省會昆明出任云南省交通廳廳長。

楊光成親屬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剛剛到交通廳上任的楊光成,對于自己在廳級原地踏步6年之后的前途,仍然感到充滿希望,認為自己不僅有年齡優勢,而且機關、地方工作經歷豐富,正處于上升軌道之中。

楊光成給云南交通廳干部們留下的印象,是慵懶。

云南交通廳一位退休干部對上游新聞記者回憶說,楊光成在交通廳工作期間曾因慢性病住院,之后就經常在家辦公,很少能在辦公室找到他。

楊光成除了被指工作慵懶外,云南交通廳大院里還流傳著他口不擇言的故事。某紀檢專業雜志在楊光成落馬的報道中披露:楊光成在一次外出考察中,與多位交通系統官員、媒體記者等同乘一輛中巴車;車上楊光成自我調侃說,“我去問領導,當個人大、政協的副職要多少錢?接著我又問,這錢能賺回來不?最后算了下賬,這錢還真不好賺回來。算了,省點錢安度晚年,也不去蹚渾水了。”

楊光成公開講的這段話,被普遍認為是在公開買官要官,“落馬肯定是遲早的事。”

楊光成親屬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這番話的確是楊光成親口所說,但“目的僅僅是為了活躍氣氛,真買官賣官了會公開說嗎?”

2013年1月,楊光成卸任云南省交通廳廳長,保留了云南交通廳黨委書記職務。9個月后,楊光成妻子夏某被檢察機關以“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名進行調查,坊間流傳楊光成“快進去了”。

2014年4月,云南省紀委公布消息,楊光成落馬。





2012年9月28日,楊光成為石鎖高速貫通剪彩 。/云南陽光道橋

3 出省“交通動脈”背后的受賄案

云南石林至鎖龍寺高速公路(石鎖高速)穿越昆明市石林縣、紅河州彌勒縣,是我國多條高速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連接了云南與廣西、珠三角地區,對于云南經濟發展有著重要作用,被稱為云南的“出省動脈”。

2012年9月28日,石鎖高速公路主線貫通儀式在紅河州彌勒縣舉行,時任云南省交通廳黨組書記、廳長楊光成宣布石鎖高速主線貫通。兩年不到,楊光成就因為這條難產多年的出省動脈落馬。

上游新聞記者獲得的司法文書顯示,昆明市人民檢察院昆檢公三刑訴【2015】48號起訴書指控,楊光成涉嫌挪用公款罪、受賄罪,昆明檢方于2015年3月13日向昆明中院提起訴訟。

2016年5月27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楊光成在擔任云南交通廳廳長后,收受行賄人桂某贈送的價值人民幣35.5萬元的金翡翠掛件,作為回報為桂某先后投資包括石鎖高速在內的云南省內多條高速提供了幫助,為桂某謀取了利益,超越了正常禮尚往來的范疇,構成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楊光成擔任云南省交通廳廳長、黨組書記期間,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將2億元公款歸其他私營企業使用進行營利活動,數額巨大,構成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20萬元。

楊光成受賄、挪用公款案一審宣判后,楊光成方依法提起上訴。二審中,楊光成的辯護律師以受賄是人情往來、挪用公款是為盡快修通石鎖高速為由,要求法院宣告楊光成無罪。

2017年2月20日,云南省高院作出終審判決,確認一審法院認定的楊光成收取金翡翠受賄和挪用公款用于私營企業營利的事實,維持了楊光成挪用公款罪、受賄罪的定罪和因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的量刑,同時以“本案所挪用款項已全部歸還,應依法予以改判”為由,將挪用公款罪的刑期從十一年改判為五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20萬元。

楊光成在監獄服刑期間,一直沒有放棄申訴,堅決要求法院改判無罪,但相關申訴均被云南省高院駁回。

2020年4月18日,是楊光成按照云南省高院終審判決服刑期滿出獄的日子,他的家人和朋友前往監獄迎接,但他們沒有能夠看到楊光成走出監獄的那一刻,等來的只是一張逮捕通知書。

4 十分罕見的原案再審案

6月9日,楊光成的一位親屬在昆明接受上游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根據2020年4月18日昆明市人民檢察院發出的逮捕通知書顯示,楊光成再次被逮捕,其涉嫌罪名為受賄罪以及非法持有、私藏槍支彈藥罪。

對于檢方指控的這兩項罪名,楊光成親屬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根據昆明檢方告訴他們的情況,楊光成新被控的受賄罪,是多年前涉及的一起上百萬元房產受賄案,而非法持有、私藏槍支彈藥案,則是“老罪新訴”。

根據2014年8月2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的消息,云南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楊光成一案時,移送昆明市人民檢察院時的罪名包括受賄、挪用公款、非法持有槍支彈藥三項罪名,但案件進入起訴階段后只有受賄與挪用公款,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沒有寫進公訴書。

楊光成家屬向上游新聞記者稱,當年楊光成案件在昆明市檢察院審查起訴時,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沒有被提起公訴,原因就是檢方覺得證據不足。“楊光成當年在賓川縣擔任縣長、大理市擔任市委書記時,都有合法的持槍證。后來將槍支交回去的時候,子彈沒有交回去,放在家里忘記了,最后才發現這些子彈。”楊光成家屬不解,本已經被撤銷起訴的罪名,為何又會在六年之后再次被檢方追訴?

楊光成不僅面臨檢方對“非法持有槍支彈藥罪”的追訴,已經服刑完畢的受賄、挪用公款一案,也將被再審。

2020年4月29日,云南省高院作出再審決定,以“本院院長發現本案在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上確有錯誤”為由,決定對云南高院2017年2月20日判決的(2016)云刑終967號刑事判決進行再審。

近日,多位從事刑事辯護的律師對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在我國司法實踐中,法院以“本院院長發現確有錯誤”的理由,對已經生效的案件進行再審(即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十分罕見,像這種由非當事人一方推動的再審,更是少見。

多位刑事辯護律師稱,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除了檢察機關對已經生效的判決、裁定可以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依法提出抗訴外,“各級人民法院院長對本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發現確有錯誤,認為需要再審的,應當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同時,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再審的案件,可以由本院再審,法律上沒有對于再審案件追訴期的具體規定。

對于楊光成受賄、挪用公款一案,云南省高院在楊光成已經完成刑罰執行后主動提起再審,受訪律師均表示,這種情況雖然十分罕見,但符合刑事訴訟法對于案件再審的相關規定。





秦光榮對石鎖高速路的批示,楊光成據此認為其挪用公款是為了盡快修通高速。/受訪者供圖

5 一切源于肅清秦光榮流毒?

楊光成家屬認為,云南省高院再審楊光成案、昆明檢方追訴楊光成“漏罪”案,“估計與云南當地推動肅清秦光榮流毒一事有密切聯系。”

楊光成親屬向上游新聞記者證實,當年的楊光成案二審之前,他們曾經找到當時已調離昆明的云南省委前書記秦光榮,請求其幫助楊光成作證,“我的確去北京找了他(秦光榮),因為秦光榮在任云南省委書記期間,多次對石鎖高速公路的修建進行了批示。楊光成被指挪用公款什么的,都是與秦光榮盡快修通石鎖高速公路的指示有密切聯系,找他也是希望他能夠出面作證。”

楊光成家屬也證實,秦光榮在卸任云南省委書記、返回云南出席省人大會議時,曾和云南省高院時任領導提起過楊光成案件,“當時秦光榮已經退休了,他說一句話有那么管用么?”

對于外界普遍流傳的“楊光成是秦光榮的人”說法,楊光成家屬稱這完全是誤解,“楊光成是秦光榮任省委書記時被批準逮捕的,是秦光榮的反腐政績之一,楊光成絕對不會是秦光榮的人。”楊光成家屬提供的一份材料中顯示,秦光榮被捕后,“為立功贖罪,又拋出楊光成,說他(秦光榮)干預司法幫楊光成說情。”

日前,上游新聞記者從云南省高院知情人處獲悉,目前楊光成案件具體以新舊兩個案件進行審理——新案部分在昆明中院審理,已確定要開庭審理;再審部分在云南省高院進行,適用二審程序,目前決定以書面審理形式進行。昆明市中院審理的新案,將等待云南省高院的再審結果,“再審程序會影響一審,我們拖著一審那邊就動不起來,我們也在催律師交辯護意見。”

對于新、舊罪名合并審理的傳言,相關知情人表示,楊光成案件有新案又有再審,情況十分復雜,“合并審理對楊光成其實更有利。”上游新聞記者檢索發現,楊光成一案的二審審判長張某,截止6月15日仍在正常履行法官職務。

上游新聞記者注意到,肅清“秦光榮流毒”,是云南省近年來政治生活的關鍵詞。

2019年11月7日,云南省委召開“以案促改”警示教育大會,提出要徹底清除秦光榮流毒影響,進一步厘清思想認識上的迷霧,進一步堅定與消極腐敗行為作斗爭的政治自覺,進一步強化徹底肅清秦光榮等流毒影響的政治擔當,堅決扛起肅清流毒、正本清源、凈化優化云南政治生態的政治責任。云南省高院在2019年工作報告中也提出,要著力建設風清氣正的政治機關,“堅決肅清秦光榮等流毒影響”。

原標題:《剛服完刑又因“非法持有槍支彈藥”被捕,這位云南最年輕的州委書記身上發生了什么?》

對于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孩子來說,娛樂和流量是一種新的誘惑,在一夜爆紅后繁華散場,請祝福“鐘美美”,也請保護“鐘美美”。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新聞爆料熱線: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機彩信爆料請發內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請發內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區 滇ICP備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經金碧坊社區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舉報投訴|手機版| 金碧坊用戶須知     

不良信息報警    云南網監    網站備案 誠信站點認證

GMT, 2020-7-13 13:57 , Processed in 0.035863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頂部 吃鸡手游刺激战场下载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辽宁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前3组基本走势 排列3一注奖金多少 和讯股票 河北11选五走势图遗漏 四不像特肖图片今期 广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500 全国最大彩票论坛 北京11选5重复号 河南快三二码遗漏 极速时时彩组6在线计划 重庆幸运农场网 11选5任三 美国货币基金收益率